231 Front Street, Lahaina, HI 96761 info@givingpress.com 808.123.4567

cm2020app

苏施君离开办公桌后的皮椅,来到狗子面前。

青色封面的法书漂浮在她的身边,几道手指宽的光带从法书中淌出,落在地上,复又卷起,溅起几朵青花,簇拥在狗子周围。

郑清依稀觉察到那些青花在加固这片空间的结构。

狗子有些不安的抖了抖耳朵——这是它现在为数不多可以动弹的部位——它的脑袋微微向后缩了缩,胆怯的瞅了郑清一眼。

只是个检查而已,年轻的公费生在心底咕哝着,不知为何看着狗子的眼睛有点心虚。

“现在可以确认了,它对你没有敌意。”

苏施君的声音在男生耳边响起,显得很有把握:“狗与狐在某个很大的范围内,是属于同一科的生物……例如巫师与多堖人,距离很远,但不影响双方做一点简单的相互理解。苏芽……”

“是的,小姐!”正蹲在一旁盯着狗子发呆的小狐女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下意识站起身,喊了一嗓子,把男巫吓了一跳。

倒是苏施君习惯了小女仆跳脱的行为,抬手虚按,表示自己没有工作给她,让她安静一点。小狐女松了口气,重新蹲下跟狗子互相盯来盯去。

“……这只狗子之前没有避着她,或许就是因为它把苏芽误认为是自己的‘远亲’,同属魔法生物、犬科下的一员。”

郑清对这个解释心悦诚服。

“那它为什么避着……”郑清小心翼翼的挑拣着字眼,最终没敢说出最后几个字,只是悄悄看了苏施君一眼。

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

同属狐族,没道理这狗子还挑挑拣拣吧。

苏施君察觉到男巫的未竟之意,笑了笑:“就像白丁与巫师属于两个世界的文明一样,大巫师与普通巫师,或者大巫师与普通魔法生物之间,也有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如此清晰,以至于完全可以视作两个世界的生命。它躲避的不是我,而是阶位。”

说这番话的时候,女巫侧身站在郑清斜前方。

傍晚的阳光从窗外涌入,洒落一地,她身上那件宽大的蝙蝠衫仿佛流水一般,交织着光与影的节奏。

男生看着她的侧脸——这是个很难得的角度——与正面相似,苏施君的侧脸也非常精致与迷人;但与正面不同之处在于,侧面观察的时候,不虞与女巫有突如其来的对视,这让男生偷窥的时候稍显大胆。

他注意到女巫耳垂上点着的那颗仿佛水滴般的青宝石,也注意到她原本乌黑的发丝在落日余晖中微微泛起的亚麻黄。

直到那滴宝石与亚麻黄的颜色在男巫视野中越缩越小,他才猛然回过神。

苏施君不知何时使用魔法,让自己变小,直至身高与趴着的狗子差不多大小。这让狗子原本畏缩的眼神消退了不少。

郑清笨拙的向后退了一小步,唯恐自己不小心踩到女巫。

苏芽则与狗子的反应差不多,都微微张着嘴,一脸惊讶。

“喵~”狗子小心翼翼的哼唧了一声。

苏施君向前走了几步,抬手按住了狗子的耳朵,挠了挠,让它舒服的眯了眼。但是当女巫试图拔几根狗毛的时候,手指却轻而易举穿过了它的身体。

“有趣。”女巫轻笑一声,始终漂浮在她身后的法书骤然绽放起灿烂的星光:“罶在星三,首坟羊牂!(注)”

这道咒语古怪而拗口,但却给郑清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

星光落在狗子身上,漾起一层淡淡的波纹。当苏施君再次把手伸向狗子颈间的短毛上时,手指握住的终于不再是一片虚幻。

女巫一手揪住一簇颈毛,一手从虚空中拽出一把小剪子,轻轻一剪。然后顺手一丢,将剪子丢入虚空,又拽出一支注射器。

针尖的寒芒刚刚触及狗子的皮肤,便听它‘喵呜’着,呜咽了一声。

狗子眼神中的灵动骤然消失,被一片漆黑所侵蚀。继而那片笼罩在它身上的星光剧烈波动起来。

“咔嚓。”

仿佛镜子破碎的声音。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原本被束缚咒与那些青色的花朵禁锢着的狗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晚风顺着窗缝拂过地板,苏施君的身形迎风而长,须臾间便恢复了原先的大小。

“咦?”她轻咦一声。

郑清向前靠近了一小步。

女巫摊开手掌,向他展示。几秒钟前,她从小狗脖子上剪下来的那簇颈毛,正在飞速的淡化、消失。直至最后变成一团阴影,在微风中消散一空。

在这过程中,苏施君身旁飘着的法书里涌出各种颜色的魔法光芒,但都无济于事。

“有趣。”

女巫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斗志,抬手扶住了自己的眼镜,然后停了停,偏过头看了郑清一眼:“我打算摘掉眼镜……你要不要出去呆一会儿?”

“没事,我可以的。”郑清很没底气的回答着——没人男生会在这种时候选择出门。这跟戳瞎自己的眼珠子有什么区别?

女巫嘴角微勾,无声的笑了笑,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郑清确信,人真的是会发光的。

他屏住呼吸,微眯起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弹,仿佛站在一间四面八方都是精美玻璃饰品的屋子里,稍稍一动,就会打碎这片世界的美好。

“哇。”苏芽仰着头,两眼放光看着自家小姐,毛茸茸的耳朵从钻出头发,又软软的趴了下去;大尾巴从裙摆下垂落,搭在地板上,再也不肯动弹,全无之前的活力。

郑清感到轻微的眩晕。

就像心慌气短时的表现。只不过他不确定现在这种反应是因为自己憋气太久,还是某些其他的缘故。

“它愿意跟着你,自然是因为你身上有他喜欢的特质。而我,生来就是被人喜欢的。”女巫酥酥的声音在郑清耳边响起,说的话却很没道理:“我,加上你,勾来那条小狗,再容易不过了。”

郑清从没想过见证苏施君魅力全开的第一件事,是为了抓一只小狗。

但必须承认,她的办法很有用。

仅仅过了几秒钟。

那灰扑扑的身影便重新出现在两位巫师面前,它吐着舌头,蹲在女巫面前,狗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尾巴摇的像大风车。它已经完全忘掉了之前惨遭禁锢的事情。

苏施君回过头,骄傲的冲男生抬了抬下巴。

虽然很美。

但郑清仍旧很想摔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