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Front Street, Lahaina, HI 96761 info@givingpress.com 808.123.4567

为什么黄瓜是绿的不是黄的呢

正常而言,大巫师拥有漫长的生命、如渊的智慧,在人情练达上并不逊于最精明的政治家。但这种明智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需要积累丰富的经验。

苏施君虽然是一位大巫师,但她从出生到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在大部分月下氏族,这是一个属于未成年的年龄阶段。

有限的成长时间,大都被她花费在了修行与实验室里,所以人情世故,难免生涩。

就比如现在。

听到那名干瘦巫师的近乎诬陷的质疑后,女巫第一反应就是后悔,后悔没有一进门就丢一串儿恶咒,让对面那些家伙老实一点——正常大巫师脑海里绝对不会飘过这种念头。

后悔之后,就是警惕。

虽然缺乏历练,但大巫师带来的智慧却让女巫有足够的敏锐。

她敏锐的意识到,今天这场质询会来者不善,摆明了是在找她的麻烦——从身下这张椅子的位置,以及对面几位质询委员的态度,都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一点——只不过她对这些家伙的目的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原本收到丹哈格的传票,苏施君以为只是因为涉及维度实验,需要做一些程序性的说明。因此在接到质询委员会的来函后,她甚至没有与太多人商量,只是简单交接了一下博物馆里的工作,便匆匆赶了过来。

为此,她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睡眠时间。

要知道,充足的睡眠对好皮肤格外重要,而好皮肤又是维持美丽的主要权重之一。尤其她还被外界称为‘巫师界第一美女’。

倘若知道丹哈格打算找麻烦,苏施君肯定会指派代理人来参加这场质询——亦或者即便亲自前来,也会选择更恰当的时间,带上第一大学以及青丘苏氏的法律顾问团——确保对面那些家伙提问时老老实实。

甜美暖冬短发和服少女在农家院子写真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凭他们胡乱给自己身上扣黑锅。

“学生失踪与我的实验无关,”女巫暗地里咬咬银牙,表面却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有充分的证据显示,那只是一群喜欢冒险的学生,违规使用学校的魔镜,前往镜中世界……校工委已经通过外事委员会向幻梦境发出协助函,很快便会有答复。”

说到这里,苏施君脑海闪过郑清的面孔,然后是波塞冬,继而想到让郑清这个麻烦精负责波塞冬的教育实在是失策,她应该找族里的老嬷嬷照料小狐狸。

“……而且,我需要再次强调一遍,维度相关实验并非维度波动实验。”脑海中的念头并未干扰女巫此刻的陈述,她竖起一根手指,非常认真的纠正着老巫师之前用过的字眼:

“联盟禁止月下议会进行维度波动实验的本意,是基于维护巫师世界稳定,面实践《禁咒不扩散条约》……并不是阻止联盟内的巫师追求魔法真理。维度理论是现代魔法理论的基石,任何在真理之路上走的更远的尝试,都需要深刻理解‘维度’概念,这也就意味着与维度相关的实验不可避免。”

“这一部分不在联盟与月下议会的协议范围之内。联盟也未禁止月下议会进行任何与维度相关的实验。”

“升维实验研究所二维进化实验室正在进行的,是寻求常态维度下生命体突破世界束缚的通用方式,这是每个巫师都会做的事情……如果我们不做,枯黄之地的巫妖就会走在我们前面。”

苏施君注意到,当她谈及自己的实验课题时,对面几位大巫师显得格外专注,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还拿笔在纸上划了几下。

这让她稍稍提高了警惕。

“你刚刚说‘常态维度下生命体突破世界束缚’,”坐在中央的圆脸女巫和气的笑了笑,似乎很随意的问道:“如果我的理解没错,你是想寻找注册巫师突破大巫师的通用办法?”

“可以这么理解。”苏施君很干脆的回答道。

几位质询委员隐秘的对视了一眼。

“这可真是个伟大的梦想,”圆脸女巫又笑了笑,仿佛只是闲聊,想让谈话的氛围更友好一些:“那么你可不可以简单描述一下你的实验室已经进展到什么地步了?或者你们目前的难点在什么地方?……听说你们已经拥有两个从二维世界超脱的实验体了。”

苏施君微微蹙起眉头。

进化实验室的任何信息都属于严格保密范围,所有涉及到的研究员甚至实验室门口呆着的那几只鹦鹉,都签署了条款苛刻的沉默契约。

理论上,联盟不应该知道这些情况。

“我不知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听到的谣言,”女巫思考几秒钟,最终决定一问三不知,这样可以最大程度规避占卜师获取信息要素:“我们的实验还处于原始数据的积累阶段,并无真正成功的案例……至于昨天晚上布吉岛出现的晶壁弱化与异界气息泄露事故,我再强调一次,与我的实验室无关。”

“我们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头发花白的老巫师用力敲了敲桌子,语气变得严厉了一些。

苏施君推了推眼镜,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证明什么?证明联盟侵犯某位大巫师的私人空间,非法获取实验信息?还是以‘莫须有’的理由将那些学生失踪的黑锅扣到我的实验室身上?”

“不要误会,”圆脸女巫连忙打起了圆场:“詹姆斯大师的意思是,你的实验涉及维度波动的某些底层概念,属于联盟禁止范畴,因此需要你提供一些有效材料,证明你们的实验未对时空晶壁造成损害。”

苏施君终于明白他们想要什么了。

“你们想要二维进化实验室的实验数据?”她微微扬起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如果我没有记错,相关数据的所有权属于第一大学,联盟无权处理吧。”

“第一责任人除外,咳咳。”那名干瘦巫师低声咳嗽两声,若有所指。

在二维进化实验室,苏施君就是第一责任人,对于实验室获得任何数据,她拥有与第一大学相同的处置权。

这就意味着,只要她同意,联盟就有足够的理由,获取二维进化实验室的部数据。如果她不同意,但联盟证明她的所作所为违反《巫师法典》,也有理由扣押相关数据,作为证据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