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Front Street, Lahaina, HI 96761 info@givingpress.com 808.123.4567

所有的香蕉视频下载app

安格斯被司喏压在身+下,大脑一片空白。

司喏细细的描摹着安格斯的唇形,双手落在他腰间,不安分的手,撩起了衬衣衣摆。

司喏的指尖微凉,贴在安格斯的皮肤上,却让他觉得着了火,冰与火来回交替地煎熬着他。

直到司喏的手落到他的裤+链上,安格斯才突然一把抓住司喏的手,继而转向十指紧扣。

安格斯抓过司喏的两只手,将他的两只手别在了他的后背,锁在他自己的腰上。

司喏没有双手支撑自己的身子,只好整个人严丝合缝地朝着安格斯贴过去。

司喏的腿压到安格斯的身+下,安格斯桀骜的眉头不由得随之一蹙,从鼻子里溢出一丝轻+哼。

要了命了!

安格斯呼吸一滞。

“你不想么?”司喏的声音褪去平日故作冷漠的清幽,温软得很。听在安格斯耳朵里,就跟淬了毒似的。

他皮肤很白,随着刚刚那个脱口而出的四个字,脸颊上的红晕,衬得特别明显。

司喏在安格斯怀里挣扎了一下,才犹豫着说:“你要是不想,就先放开……”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你确定么?”安格斯眼底缀着一团火,熊熊烈火。似乎要将司喏烧死在他的眼眶里。

司喏没有说话,而是故意夹+紧了双腿以此作为安格斯这句话的回应。

短短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司喏的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至于他是怎么被安格斯压在身下的都不知道。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速度可以敏捷成这个样子。

安格斯低头堵住司喏的唇,舌+尖扫过对方的牙龈,卷走了司喏所有的呼吸。这吻,不再像前几次那样温和,那样浅尝即止。这吻,带着浓浓的情+欲。似乎要将司喏融+化在这个深情的热+吻里。

直到面红耳赤,心跳失律。安格斯才终于缓缓地放开司喏,牙齿轻咬着司喏的下+唇。随后,他的大拇指覆了上去,擦得那血红的唇更是火辣了几分。

沙发很宽大,就算安格斯和司喏并排躺在沙发上,也不会觉得拥挤。可安格斯却抬起司喏的双腿,迫使他架在自己的腰际。然后抱着司喏的腰,将他抱了起来。

长这么大,司喏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姿势抱着,很羞+耻,却也很享受。因为是在他的怀里,所以,他安全感十足。手臂勾着他的脖子,任由安格斯将他抱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安格斯贴着司喏的身子,压下去。

“我没准备。”安格斯呼吸起伏剧烈,声音嘶哑得像是刚刚唱过几个小时的歌剧,却显得越发磁性。

司喏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看着那一抽屉的东西,说:“我准备了。”

“……”看来,司喏他不是开玩笑的,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那句‘睡+你’,也只早有预谋的。

安格斯没想到,自己准备了小半辈子,最后到了紧要关头,却变成了毫无准备的那个。而原以为不会有任何准备的安格斯,却万事俱备……

司喏的头轻轻上扬,仰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安格斯密密麻麻的吻落下来,从他的眉眼,再到鼻梁,下巴……最后,深深地吻上他的喉结。

司喏喉咙里溢出一丝难+耐的轻音。原以为他会一路向下的时候,没料他却沿着他的下颌,又将吻落在他的唇上,最后,一路贴到了他的耳边。

他说:“虽然我没被别人睡过,但要是你坚决要在上面……”

“你让我吗?”

过了一会儿,安格斯喘着粗+气:“……让。”

“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司喏压着低沉的嗓音,问安格斯。

安格斯的唇瓣擦过他的耳朵,说:“遇见你的时候。”

司喏抓着安格斯的手,压在了自己人鱼线的位置。那个地方有一条长长的疤,是拜安格斯的父亲亚瑟才留下的,虽然已经愈合了,但是那道伤口,却永远像是刻在安格斯心上的一道疤。

安格斯眼眶微红。

司喏仰头看他:“我能有的记忆里,我受过最狠的伤,就是这儿。那次,是最疼的一次。”

“对不起……”安格斯知道司喏素来不喜欢拳打脚踢,但凡需要动手的时候,上手的都是克莱斯特。司喏唯独亲自动手打过架的人,恐怕也只有安格斯了。

可他是安格斯心尖儿上的人啊,安格斯自然是宁肯自己鼻青脸肿,也不忍让他身上挂彩。

上次在提洛岛,安格斯让人去追杀司喏,也是为了做给亚瑟看的,谁知那群蠢货竟然真在他手臂上划开一道口子。安格斯都为此心疼不已,更别说是人鱼线上的这道疤了……

除了说对不起以外,安格斯实在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语。

司喏突然伸手,压住安格斯的唇,阻止他接二连三的道歉。

他如水的眼眸,眼尾微微翘起,勾+人地看着他,将那句没说完的话,说完整:“那次,是最疼的一次。所以这次,你轻点,我没经验……”

他双颊绯+红,眼神迷+离。

终于,安格斯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还是断了。狂风暴雨般,低头摄住司喏的呼吸……

这一路,沉沉+浮浮,几经波折,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那种坠入地狱,又升入天堂的煎熬,愉悦,像是把安格斯和司喏的灵魂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他的s,闪耀如一缕光辉,在他懵懂的年纪,划破所有的阴霾,走进他的生命里……

那么耀眼,那么要命……

好似在云雾里起起伏伏的感觉,总让安格斯觉得犹如梦境。若这真是一场梦,他倒宁肯再也不要醒过来。

这梦实在太美,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安格斯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幡然醒悟,他若是在美梦中沉溺下去,那现实生活中的s该怎么办?

挣扎过后,安格斯到底还是揣着对司喏那份放不下的深情,惊慌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是司喏精致的眉眼。

浓密的眉毛,长长的睫毛,性+感而菲薄的唇。

睡在他身旁之人,真的是s,那个他心心念念的s。

这不是梦……

窗外已经大亮,一层白色的薄纱窗帘在微风下飘起来,投射出一点点阳光,照得司喏的脸,精致透亮,还带着一层薄薄的浅粉色。

他就枕在他的手臂上,很乖巧的姿势,侧躺着。

半个肩膀露在浅灰色的真丝床单外,很漂亮的线条。还有那密密麻麻的小红点,正在毫不留情的彰显着作业的疯狂。

安格斯的呼吸又紧了起来,这日日梦寐以求的画面,如此真实的笼罩着自己,让他更觉不真实了几分。

于是……安格斯少爷做了这辈子以来,最二百五的事情。

他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好,不是做梦!!

这是真的,货真价实的……

安格斯将司喏搂紧了些,一下一下地亲着他的额头。他动作很轻柔,生怕吵醒了怀里的人。

可不知是不是这床不合他的意,就算安格斯刻意的放轻了动作,可司喏还是皱了皱眉。

安格斯立马僵在原地,不敢再有任何动作,生怕吵醒了他。

但在反复的皱眉之后,司喏到底还是睁开了眼睛。

刺眼的光线让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臂来遮住双眼。

安格斯的一只手被司喏压着,见到他的小动作,便立刻贴心的抬起手来帮他挡住了窗外的太阳光。

司喏唇角清浅地勾了一下,用早上起床时特有的沙哑声音对着安格斯说了一句:“谢谢。”

“早安,我的全世界。”安格斯低头,光明正大地在司喏唇角落下一记吻。

一秒……

两秒……

三秒后……

司喏猛地瞪大双眼,深邃如星空一般的眼睛,扫了一眼周遭的环境。

“怎么……”

“安格斯?”

“……”这语气,不像是在叫他的名字,而是像在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格斯笑着伸手,摸摸司喏的头:“别闹,想吃什么,我去安排。”

虽然恨不得现在再陪着身旁的人睡个天昏地暗,但安格斯可舍不得让司喏饿肚子,更舍不得看他像昨晚那般落泪……嗯,该再温柔些的。

怪就怪,自己也没经验……

怪就怪,他过分美好……

安格斯想将自己的手臂从司喏的脖子地下抽回来,万万没想到,司喏却突然一把用力地拽住了他的手腕。

安格斯不解,却依旧面带微笑:“不饿吗?”

“昨晚发生什么了?”虽然明知道自己身上的每一处疼痛都在提醒自己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司喏还是表情空洞地把这话问出了口。

这次,换安格斯懵了……

“昨晚……”

“damnit,安格斯!!!!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s,别演戏。”

“我不是在岛上吗?”司喏艰难地坐起身来,最后身上的疼痛迫使他不得不改成侧躺地方式,那双眸都快喷出火来了。

“昨晚……你不记得了?”

“克莱斯特呢?菲利普斯呢?”司喏一把抓住安格斯的头发,把他抓到自己面前来:“昨晚……是沈星楼吗?还是厉尚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