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Front Street, Lahaina, HI 96761 info@givingpress.com 808.123.4567

97草莓深夜释放自己

为了避免被这些虚假景象所骚扰,白天羽直接运起少许真气,在自己身上布置了一个‘北天白虎弑神阵法’。

白虎乃北方守护神,亦是弑神、杀伐之神,专门克制这些幽冥小鬼。尽管白天羽今次所施展的真气较少,但所召唤出来的白虎灵体,也足矣扼制那些阵中的虚假影像。

以至于,那些阵法中的幽冥小鬼,见到白天羽纷纷调头就跑。

白天羽之所以如此低调,就是避免将这个‘五行鬼阵’毁掉,会引起施阵人的注意。那样一来的话,自己今次的潜伏就算失败。

没有了这些虚幻小鬼打扰之后,白天羽一口气窜上山顶。只见入眼之处,是一座座有些年代的古屋,位于通道正中是一个类似大殿的建筑物。

门口屋檐处有几个火烛,而且还站有两名守卫。其余房屋坐落各处,并没有守卫看护。

白天羽今次要找的目标,肯定不会在那大厅之中。当即转身就准备离开,向着其他地方摸去。

忽然白天羽刚走两步,不由得愣住了。按理说没人守护的地方,肯定里面没有什么重要的人需要保护,或者是没有什么特殊的物品需要守护。

既然安排专人把守,那就说明这里有什么宝贝的东西,或者是重要的人。

虽然自己今次前来的目的,是寻找重伤自己徒弟武轩和薛雨桐的两个家伙,但也并不代表自己不可以做其他事。

自己可是大老远冒险前来,如果不做点什么,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当即白天羽俯下身来,开始认真观察四周的情况。甚至暗中窥视那两名守卫的力量,经过白天羽的勘察发现,两名守卫的实力很弱,只不过是两名下忍而已。

Evelyn的周末时光独游

若是自己出手的话,恐怕只需要一招就快要干掉两人。那样一来,若是让其他人发现的话,自己潜伏的事情就会曝光。要来就来一点有难度的,比如悄无声息地行动。

巡视了一圈,白天羽发现只能从屋顶进入。除了正门有门窗,其余三面的门窗都被封闭,不能轻易破坏,只有从上方屋顶伺机潜入。

当即白天羽绕到后方,深吸一口气直接一记轻功飞上屋顶。整个过程白天羽都十分小心翼翼,甚至没有运用过多的真气,只是凭借普通功法。

就在白天羽准备动手挪动屋顶砖瓦时,忽然听到下面有少许动静。白天羽连忙停手屏住呼吸去听,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对话。

“实在搞不清楚这张纸片,究竟有什么秘密,居然会让我们山神社多年一直守护着。”

只听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英子,这些并不是我所能知晓的,只知道自从我们山神社创立以来,这个宝物就一直存在着。别看它只是一张纸片,但其中蕴含着无比的财富。据前几任的某一位圣忍说,这张图纸来自华夏,据说原本一共有九张是当时我们大东岛帝国军队,入侵华夏所寻找到的宝物。”

“结果遭遇到华夏古武者的奋力抵抗,在拼搏打斗中,此书卷的宝盒被打破,里面的书卷散落开来。其中有一部分被华夏人给夺走,而我们只拿取了其中的两张。后来经过多年,我们寻找各种名师教授翻译,最后才得知这是一张华夏的藏宝图,叫做九龙藏宝图,也简称为九龙图。”

“九龙图分为九图,缺一不可。若是能够收集九张图卷,凭借里面的秘密和信息,就快要探索到华夏帝王宝藏。里面不光有数不清的财富,还拥有一些神兵铠甲和武功秘籍。若是能够得到这个宝藏,就可以重振我大东岛帝国的雄风,到时候我们山神社,也可以屹立于天下强者之首。”

一个女子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犬养一郎先生,刚才说,我们一共夺得几张图卷。那为何这里只有一张图卷,其他几张图卷在哪里?”

只听那名犬养一郎,轻叹一声道:“唉,当时参与侵占的,并非只有我们山神社一脉,还有其他流派皆有参与攻打华夏。当时搜索的时候,几个流派也是一同参与。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听闻我们大东岛帝国的勇士,一共掠夺到了五张图卷。”

“其中有两卷落入鹰酱手中,而另外两张图卷分别被伊贺流和武士流派的人所要走。当时宣称,若是谁能寻找到其他几张图卷,那就我们几个流派的图卷,就要统一缴纳给对方,到是在寻找华夏宝物的时候,亦可分得一成宝物。”

那女子当即向着犬养一郎表示决心道:“原来如此,犬养先生请放心,今次我与石井同赴华夏,只顾忙着猎杀目标,并未有机会寻找这些图卷。等到华夏那边的风头过去,我会再次奔赴华夏。为先生和我流派寻找这些图卷,助我山神社早日完成先祖心愿。”

犬养一郎点了点头说道:“呵呵,有英子这番话,那我就放心了。我年龄也大了,自从掌管这山神社已经有数十年,也该是时候将大权交给了。只是和石井一郎的实力不相上下,我希望能够加倍努力,早日超过他。这样在一年后的上忍选拔赛中,就有机会打败他,继任我的传承。”

那名英子开口言道:“放心吧,犬养先生,我一定会加倍努力,早日达到先生所寄托的目标,成为一名上忍。此刻天色已晚,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行离开了。”

“今日石井一族有人来电,说是有要事相托,并开出了重金酬劳。我需要今夜就下山,前往石井集团去见一见雇主。先生,也早些休息吧。”

“好,时候确实不早了,我也该休息了,走吧。”

随着一阵细微声响,白天羽一直伏在屋顶上不动。直到看到两个人影慢慢离开,就连气息也消失地无影无踪时。白天羽这才从揭开屋顶上的一片瓦砖,翻身就准备落入下面的大厅之中。整个过程做的悄无声息,没有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踪影。